北京在与华盛顿的中亚“较量”中 并不处于下风

Joined: 12:00 AM - Jan 01, 1970

3:48 AM - Sep 02, 2004 #1

北京在与华盛顿的中亚“较量”中 并不处于下风



东方时事解读 北京在与华盛顿的中亚“较量”中 并不处于下风

胡锦涛:增强中国海外利益保护 健全预警机制

【北京消息】第十次驻外使节会议25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 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要增强中国海外利益保护能力,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

据新华社报道,胡锦涛强调,维护中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争取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睦邻友好的周边环境、平等互利的合作环境和客观友善的舆论环境,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服务,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外交工作的根本任务,也是基本目标。

胡锦涛强调,要坚持把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外交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始终把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按照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处理国家关系,努力寻求同各方利益的回合点,同所有国家开展平等互利友好合作。要增强外交工作的创造性、主动性、进取性,维护和拓展中国国家利益。

【时事点评】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胡锦涛主席的这段讲话中心显然“要增强中国海外利益保护能力”,而要达此目的,今后加强的一个方面将是“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
以前国际争端是为了领土和主权,现代的国际政治争夺的是什么?对此问题,许多国际问题专家的回答是:“当然是石油!”。
在上周末的《东方环球时事》中,时事评论员也对这个问题做了“展开”。我们的观点是:一年前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石油虽然不是最主要的,却也绝对是次要的原因。

石油“从来就是政治商品”

反过来看,中国、欧洲、俄罗斯的“反战”,只有即便不是“反战”的唯一理由,至少也是“这些反战国”“念兹在兹”的“心头大事”。因此,在我们看来,如果抛开人类的正义,就在石油这个问题上而言,不论是中、欧、俄的“反战联盟”、还是美英日“伊战同盟”,两边都不必在道义上指控对方,大家反正都在把本国的切身利益“放在石油这个天平上去称量”。

首席评论员指出,石油“从来就是政治商品”,,是影响全球经济和国家间关系的重要因素,在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也已经“将这个政治商品进口了”。根据我们自己的研究,油价每桶上涨10美元,会使中国经济成长减少0.5个百分点。在我们看来,未来20年里,中国的能源需求量太大了,为满足这方面的需要,政府会动用外交和经济、甚至军事等种种力量以获得石油资源。

中国的石油公司都在“满世界地找油”

我们都知道,近年来,中国的石油公司都在“满世界地找油”。仅在今年上半年,就接连发生了几条和中国石油问题相关的世界性新闻。其中,我们仔细地挑选了一下,认为最主要的有这么几个:连接俄罗斯西伯利亚东部的安加尔斯克与中国大庆的石油管道“安大线”计划的“夭折”;美国科麦奇公司在渤海湾与中海油合作的海上油井产油,巴西石油又在最近与中石化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还有,就是中石油以12亿美元收购苏丹大尼罗油田的控股股权。

在首席评论员看来,就在中国开始自己的石油外交时,其他的大国更是早就在大搞“石油外交”了。在我们看来,“安大线”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日本可以说已经成功地干扰了中国。虽然还会有反复,但这对中国毕竟是个沉重打击。

“安大线”失手,就同缺乏“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有关

据我们观察,中国在“安大线”上失手,就同胡锦涛主席所提到的“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有关。
1994年,俄国为了改善经济,提出了输送安加尔斯克原油至大庆的“安大线”,但中国似乎对战略上的安全存在错误的判断,这种判断令国家在能源问题上考虑不足,“表现出来的”是“并不很急于”改善石油进口的现状。现在回过头再去看那段谈判过程,不难看出,正是这种错误导致了整个谈判周期过长,以致最后出现了日本的“安纳线”。

首席评论员认为,直到2001年,9.11发生后,北京似乎仍然对美国试图控制中东――中亚的战略缺乏足够的警惕,对华盛顿缺乏进入中亚的手段、和俄罗斯仍然在中亚能保持强大的影响力感到非常的乐观。因此,没有看清美国能快速进入中亚的北京,自然也没有将“安大线”做为当务之急来实施。然而,华盛顿显然将“9.11”事件“做了最大的挖潜”,一个显著的现象就是“扛着反恐大旗”、借机全面进军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中亚。

然而,北京对这一突然性的变化是缺乏准备的,也就是在没有能够地“预警”,自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快速反应”了。

当北京回过头来重拾安大线的“那一刹那”间,小泉抛出了“安纳线”

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911”虽然令北京因此在表面上缓解了承受的、来自美国的“全面战略压力”,但在能源方面,特别是在华盛顿假反恐之名全面进入中亚之后,却是真实地感受到了空前的紧迫感。

于是,这才在2002年12月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北京之行的活动中,增添了一项重要内容:签署了《中俄联合声明》,我们还记得,就在当时,东方评论员就以非常焦虑地眼光注视着“安大线”的命运。

果不其然,就在“安大线”破土动工前景一片光明的时候,仅仅一个月,也就是在,2003年1月日本首相小泉飞抵莫斯科,在我们看来,几乎就是当北京回过头来重拾安大线的“那一刹那”间,小泉纯一郎却在布什的授意下,不仅抛出了安纳线方案,还与普京签署了俄日能源合作计划,正式针对“安大线”、提交了“安纳线”的建议。

如“安大线”成了现实,“朝鲜半岛的游戏”也许已经是另外一种玩法了

首席评论员指出,如果“安纳线”成为现实,不仅意味着中国介入了西伯利亚的资源开发,而且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整个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存在。更重要的是,这条输油管将如同一条巨大的战略纽带,把中俄战略伙伴关系“以实质性的内容牢牢地固定下来”,在我们看来,如果中俄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因有了“牢固的经济内容”,而被早点确定下来了的话,“朝鲜半岛的游戏”也许已经是另外一种玩法了。

这样的前景当然另日本不寒而栗。据我们了解,日本的战略分析人士也看到了这点,并表示,如果允许这种局面出现,将导致东北亚的力量平衡崩溃。显而易见,日本人以拼命的劲头阻击“安大线”,不仅仅是为了石油,其中的真正着眼点是:通过削弱中俄战略伙伴关系,遏制中国在东亚的政治经济影响,最大限度地实现日本的地缘利益。而在如何遏制中国的问题上,美国和日本的合作是“不需要任何人撮合的”。

“安大线”已经是中国的一个“伤痛”,现在再来看“安大线”,其战略意义对中国的能源安全是不言而喻的(地缘意义更加重大,但我们今天不打算进行展开讨论)。也正是因为此,北京也一直没有放弃努力。

在一起了解了下面一段新闻之后,东方评论员将对这仪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


总理9月访俄定油管走向 冀在核能航天合作

【综合消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9月将访问俄罗斯,预计能源合作、石油管线等,将是温家宝此行与俄罗斯领导人讨论的重点。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一名外交官说,温家宝访俄将促进双方实施一些大型经济合作项目。

罗斯媒体称,由于尤科斯公司所遇到的麻烦,中国对来自俄罗斯的石油供应越来越担心。为了能稳定获得俄罗斯石油,中国试图要求俄罗斯政府对此承诺和担保。报道说,中国试图与俄罗斯签署一项5年石油供应协议,以大幅度提高进口石油数量,从2005-2006年,计划把进口量从1,000万吨提高到1,500万吨。

俄总理及部长口径不一

香港文汇报报道,俄罗斯官方曾透露,波折不断的石油管线问题(中国提出的安大线及日本提出的安纳线),将在温家宝访俄期间作出最后决定。但俄罗斯工业能源部长赫里斯登科曾在北京表示,泰舍特到纳霍得卡石油管道方案是唯一方案,将不会存在替代方案,这一方案已通过生态论证,而同时仍有可能从泰纳线的油管上修建支线管道向中国出口石油。预计泰纳线造价将达140到150亿美元,输油能力每年可达8,000万吨。

而俄罗斯总理沸拉德科夫27日又表示,远东输油管道走向没有正式提交政府,目前有关提议正在俄工业和能源部及专家一级进行讨论。他承诺俄罗斯将继续稳定地通过铁路向中国供应石油,并保证在向中国提供原油方面不会出现「非常情况」,不会不履行向中国提供石油产品的承诺。

冀在核能航天与华合作

报道称,除了能源合作外,俄罗斯也期望在核能]航天等领域与中国合作。俄罗斯航天部门官员认为,俄罗斯可帮助中国发展登月计划。俄罗斯电讯部长访问北京后表示,双方讨论利用俄罗斯通讯卫星2008年北京奥运会问题。

【时事点评】东方评论员认为,不论温家宝总理的这次访问能否让“安大线”再显生机,抚平这块“仍在隐隐作痛的伤口”,我门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健全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在我们看来,日本之所以能够横生枝节,就在于我们的“事前缺乏足够的警惕,事后就不可能有有效的应对措施”。正是有此前车之鉴,在我们看来,胡锦涛所讲的“健全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对于中国而言,将在今后的国际利益博弈中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目前看来,既然中国海上石油运输无法摆脱美国的控制,在陆地上寻求突破就成了惟一的选择,东方评论员认为,突破的主要方向只能是中亚。结合我们在上周五”有关石油形势“的分析,我们的观点是,中国是否能够成功”突围“,中亚是关键。只能打通了中亚、站稳了脚跟,中国的势力才能继续南下,到达中东。

北京在与华盛顿的”中亚“较量”中,并不处于下风

事实上,在中亚,就眼前的情况来看,北京在与华盛顿的较量中,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目前并不处于下风,这是因为有三个主要原因:

一是军事上的,中国和中亚是陆地“紧紧相连”,控制着海上交通要道的、美国优势海军力量无法发挥作用,只要能争取到中亚国家的合作,解放军现有的军事力量足以确保这些合作得到有效的执行。

二是经济方面的,中国本身的经济具有极强的辐射力,就中国与中亚几国、特别是哈萨克斯坦之间的经济联系,这是美国提供不了的。

哈萨克斯坦是关键,中哈石油管道就是关键中的关键

第三个原因,就是政治层面的。中国和中亚国家有个“上海合作组织”的框架在,特别是这个“框架”已经被注入了“经济(中哈石油管道)、安全(反恐)”的两个实质性内容,东方评论员认为,特别是中哈石油管道的建设,将确保“上海合作组织”能够最大限度地抵消美国“企图从经济上挖墙脚”,并运转下去。

东方评论员认为,在中亚各国中,对中国而言,最关键的是哈萨克斯坦。而目前正在修建的中哈石油管道就是关键中的关键。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输油管在修建完毕后,哈萨克斯坦里海石油就可以通过管道输送到新疆的炼化基地。管道远景输油量是5000万吨,将可大大改善中国石油进口通道过于依赖美军海军控制下的海洋的现状。

北京有可能将油管延伸到波斯湾

更为重要的是,首席评论员指出,在战略上,中哈管道将是中国能否打通与中东产油区连接的陆上通道。据了解,中哈管道可以向中东产油区延伸,而可行的方向是从哈萨克斯坦折向南方,经过土库曼斯坦进入伊朗这个全球石油储两第二大的富油国。

这样,如果北京能够将油管延伸到波斯湾,那么,中东石油就可以绕过美军把守下的海洋,直接经过管道、由陆路输送到中国。由此可见,"对中哈油管“的所具有的战略意义,是怎么样评价都不过分。

华盛顿的中亚政策,有可能因这么一条油管而被“破功”

同时,中哈管道与俄罗斯通往土库曼斯坦的输油管相交,从而与俄罗斯“西西伯利亚”管道相连,俄罗斯也可以通过中哈管道增加向中国的石油出口。

总体上看,中哈管道修建完成后,美国将极为不爽。在我们看来,华盛顿的中亚政策,有可能因这么一条油管而被“破功”。眼下,华盛顿仍然离控制中亚有一段距离,北京这一次明显充分利用了自己对中亚的政治、军事、经济上的影响里,提高落实了中哈油管,而没有想“安大线”一样、被华盛顿所“破坏”。

在首席评论员看来,华盛顿欲控制中亚、将中国与中东、里海产油区分隔开来的战略意图,不仅有可能因中哈之间有了这么一条油管而变得难以实现,而且,美国自己主导修建的那条、意在全面控制里海石油的流向的、西向输出渠道巴库-杰伊汉石油管道,无论是在经济利益上、还是在安全战略上,也将因此而“大打折扣”。

“安大线”还有一点希望吗?

东方评论员认为,在我们看来,如果说“安大线”还有一点希望的话,那恐怕在于两个方面。

首先一条,就是“中哈管道”的因素而“争取下来的”。据我们自己的研究结果,中哈管道的建成,将极大地促进里海石油的“规模生产”,并将使阿塞拜疆到土耳其的输油管道赢利有了可能,也将使里海地区国家摆脱过分依赖俄罗斯石油管道的现状。

如此一来,必将影响未来俄罗斯石油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也影响“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石油开发,这又将使得俄罗斯拟议中的”泰纳线”输油成本更加高昂。

东方评论员认为,对普京而言,铺设一条能确保自己战略利益的管道是重要的,但是,“一条能够赢利的管道”对“确保兑现”“俄罗斯战略上的利益”也是只管重要的。

不论是什么样的战略利益,都得靠“最靠得住”的东西去维持

首席评论员指出,普京只所以对远东管道问题久拖不决,其真正目的是为了实现本国战略利益的最大化。而小泉纯一郎全线阻击“安大线”,也并非仅仅是为了与中国“抢生意”,其低缘政治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

东方评论员认为,不论是什么样的战略利益,都得靠“最靠得住”的东西去维持,而这个“最靠得住的东西”恐怕就是“现实的经济利益”。

北京其实有两种选择

其次,就是温家宝总理访问时,准备与俄罗斯谈的核能、航天等领域合作的问题,东方评论员认为,因“安大线”,中俄之间许多在谈的“核能项目”已经停摆了,据说,这是一笔数十亿美元的生意,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暂停核能谈判”、这当然是北京的报复手段,莫斯科也心知肚明、但由于在“安大线”上的出尔反尔,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在我们看来,中俄之间“核能项目”一定会在这次总理的访问中得以继续,只是由于在“安大线”重现生机,再就是中俄在北京更看重的航天领域有“重大的合作”。东方评论员认为,这就意味着北京有“两种选择“,不论是哪种原因令“中俄核能项目”重开谈判,对中国都市一个“好消息”。

联合国特使说“达尔富尔行动计划”正得到落实

【新华社消息】联合国苏丹问题特使普龙克28日说,由他和苏丹外长伊斯梅尔率领的一个联合考察组在访问苏丹达尔富尔州期间注意到 ,联合国和苏丹政府本月上旬达成的“达尔富尔行动计划”正在得到落实。

普龙克和伊斯梅尔在结束对达尔富尔州为期3天的访问后在该州首府朱奈纳联合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普龙克说,考察组当天举行了一个闭门会议,对这次访问10点内容逐一进行了评估,并就其中3点达成共识。

普龙克说,首先,考察组注意到,苏丹政府的确正在努力落实它与联合国达成的协议,而且已经取得部分成果。其次,难民营内的情况是稳定的 ,难民的教育、卫生和清洁饮用水供应基本得到了保障,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受到考察组访问的其它地区的局势也是稳定的。第三,难民对其过去的遭遇和未来的命运均怀有恐惧心理,因此苏丹政府还必须为恢复难民信心作出更大努力。

普龙克透露,考察组将在回到喀土穆并与访问北达尔富尔州和南达尔富尔州的另外两个联合考察组回合和交换意见后,再对这次访问的其余7点内容作出评估。随后,他将起草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报告。

联合国和苏丹联合考察团分成3个小组,从26日开始对苏丹西部达尔富尔地区3个州进行了3天访问,以考察苏丹政府落实“达尔富尔行动计划”的情况,为下周向联合国安理会报告作准备。

达尔富尔地区位于苏丹西部。该地区去年2月发生战乱,迄今已造成至少1万人死亡和100万人流离失所。

联合国安理会今年7月30日通过决议,要求苏丹政府履行承诺解除达尔富尔地区阿拉伯民兵组织的武装,逮捕和审判该民兵组织领导人,否则联合国将对苏丹采取包括经济制裁在内的进一步行动。

【时事点评】达尔富尔,是非洲北部国家苏丹的一个地区,因为造成百万人流离失所的内乱而跃上国际媒体的头条。事实上,达尔富尔危机其实离中国并不遥远,中国在那里有巨大的利益,核心利益也是在于石油。

东方评论员认为,现在,中国的石油公司在海外在“非常上心地找油、打油”,而华盛顿同日本人一样,对中国人的行踪也是一直“非常上心”的“盯梢”。可以这样说,世界上只要有可能石油的地方,旧有中国人的影子,而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你只要仔细看,总能找到美国人的身影。

运用军事力量,是一个当然选择项

在我们看来,中国在苏丹有着巨大的海外利益。如何有效地保护在苏丹的利益,也是我们应该注意的另一个方向的重要问题。据外电报道,中国已经有军事部队派驻苏丹,以保护在那里的中国公司和人员。

东方评论员认为,这条消息是否真实我们无从证实,但是,在我们看来,运用军事力量保护我们在海外的利益对中国而言,是一个当然选择项。


Quote
Lik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