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资源面临严重危机

中国水资源面临严重危机

Joined: January 1st, 1970, 12:00 am

November 1st, 2005, 5:04 pm #1

中国水资源面临严重危机

VOA记者: 亚微

中国星期二表示,中国水资源危机的严峻性和紧迫程度超过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中国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在第一届城镇水务发展战略国际研讨会上说,中国人均水资源只有世界平均人均水资源的四分之一,而且水污染问题则日趋严重。


中国建设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环保局以及国家科学技术部日前共同主办了首届中国城镇水务发展战略国际研讨会。来自中国国内外1千5百多位专家学者、实业家以及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城市政府官员参加了这次会议。

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在会议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水危机的严峻性和紧迫程度超过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他说,中国的水资源非常有限,人均水资源只有世界平均人均水资源的四分之一,而水污染问题则日趋严重。他说,随着城市发展和城镇化的加快,中国城镇的供水、节水和水污染防治工作仍然面临十分严峻的形势。

清华大学环境科学工程系主任陈吉宁说,这次会议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大会的讨论,对解决未来中国的水问题提供帮助:“中国已经进入到水务发展非常快速的阶段。第一,这几年,水务的市场化和产业化发展非常快,第二,中国的水环境压力非常大,无论从污染的角度来看 ,还是从短缺的角度来讲,压力都很大,对整个技术和设备的需求也很高。中国的水问题需要一个综合方案来解决。”

*水行业面临两大挑战*

陈吉宁教授还分析了中国水行业面临的挑战:“一方面是水资源短缺,这主要体现在大的城市,尤其是在北方和西北城市。另一方面是水环境恶化,我们叫作水自己缺水,也就是说虽然有水,但是水不能用,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水危机实际上是指一方面水资源本身不够用,另一方面有水的地方的水不能使用。”

陈吉宁教授说,目前,中国城市化进程非常快,对水的需求也相应加大,为了吸引各方投资进入中国的水服务行业,中国政府采取了比较开放的态度。他指出,水行业过去一直由政府投资、建设和管理。这几年,中国政府一直通过提高水价推动市场化进程,这样做一方面可以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同时对提升水行业用水效率以及引入竞争机制都能起到帮助作用。

国际水协前主席劳斯在会议结束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指出,这次水会议对解决中国的水危机非常重要:“一方面,由于中国人口众多,水资源供应不足,城市化倾向越来越明显,各个城市不得不提供更多的水,同时满足更高的卫生要求。另外一方面,中国还要面对和解决正在进行的工业化革命及其对水流环境造成的影响。”

*国际水协帮助中国解决问题*

国际水协前主席劳斯还介绍了在解决中国水危机问题上该组织可以提供的帮助。他说:“国际水协可以通过信息交换帮助中国了解世界其它国家是如何解决各自水问题的。国际水协明年9月还要在北京举办每两年一次的国际水协学术会议,届时估计有2千5百多名各国代表以及2千多名中国代表出席会议。这就是国际水协在交换传播信息方面能够发挥的作用。”

劳斯所说的国际水协学术会议又称第五届世界水大会,届时来自全球水行业的专家和学者将再次汇集北京,共同探讨如何解决全球面临的水资源短缺及其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以上是美国之音的报道。

另据新华网报导,据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等部门调查表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宁夏工业快速发展和城镇人口急剧膨胀,而废污水处理以及废污水排放渠道建设滞后,大量未达标的工业废水和城市污水直接排入引黄支渠,灌区部分灌溉面积类似于污水灌溉,导致农作物减产10%。

一名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惠农区园艺镇的农民说,从2000年开始,渠里的水已经不能再用了。有时水灌到地里后留下一层黑东西,种菜都不长了。这位农民种了大半辈子地,但无奈地发现昔日可以抓鱼摸虾的水渠,如今成了一汪“酱油汤”。为了一家人的生计,河套地区有很多农民迫逃离了祖祖辈辈耕种的土地,到城里另谋生计。

有关统计表明,黄河水污染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约156亿元。农业是用水大户,占黄河总用水量的90%,水污染给农业造成的损失每年最高达33亿元。

癌症村、肝炎村越来越多

此外,由于农药与化肥的使用,黄河流域水源污染问题已相当严重。黄河流域内因水污染而造成各类疾病发病率上升的人群主要集中在污灌区、污染严重的支流下游以及黄河沿岸以黄河水为主要饮水水源的农村人口。

汾河是黄河流域的第二大支流,所流经6市42县的农业产值占山西省的64%。由于汾河内流入沿岸的工业企业排放的废水和城镇生活污水,现在已经成为一条纳污河流,河段水质几乎完全丧失了水体功能。

包头市麻池镇东豪口村四周化工、稀土企业林立,污水汇流,包围村庄,村民多年来饱受污染之苦。

据黄河水利资源保护局最新调查显示,甘肃省兰州市、白银市下游的靖远一带的村民各类疑难杂症逐年增多,许多青少年满头白发,未老先衰;在宁夏、陕西、山西等省区污灌区的支流下游地区,肝病和癌症发病率明显增高,癌症村、肝炎村越来越多,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村民无一健康的村庄。

大汶河支流滂河流经的徐家楼乡,因长期饮用受滂河污染的地下水,群众身体健康受到极大危害,其中夏家村受害最重。据调查,这个村近几年青年入伍体检合格率仅为20%,疑难杂症患者逐年增加,全村人口1450人,患肝癌、胃癌、肺癌、肝炎等病症者多达150人,患病率高达10.3%,人口非正常死亡原因多为癌症,近年来65岁以下死亡的25人中,因癌症死亡20人,占80%。

农民渴望“喝口干净水”

“能像以前一样喝一口干净水、呼吸上新鲜的空气。”是内蒙古、宁夏、甘肃等西部地区一个个污染村的农民内心最强烈的愿望。

根据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对黄河流域各省区污灌区、主要支流下游地区、沿黄以黄河水为饮水水源的农村的人口统计分析,约有1040-1235万人的身体健康不同程度地受到水污染的危害,其中农业人口占大多数。喝口干净水已经成为广大农民的迫切要求。

据水利部统计,中国大陆农村中约有6300万人饮用高氟水、200万人饮用高砷水、3800万人饮用苦咸水,不少饮用水源地遭受污染侵害,1.9亿人的饮用水源中有害物质含量超标。
Quote
Like
Share